大公司大势

围绕华为的争执缘于中国领跑5G

美安全官员的备忘录显示,美国今年初就忌惮华为的5G技术。随着美国联合盟友围剿华为,其担忧已演变为美中公开冲突。

摘自《金融时报》中文网2018年12月13日 尼克·法尔兹 伦敦 , 路易丝·卢卡斯 香港报道,译者/何黎。

一份被泄露的备忘录——显然是由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一名高级官员撰写——显示出,早在今年初美国就对华为(Huawei)多么忌惮。

这份备忘录抱怨称,华为崛起并成为全球最大电信设备供应商,在与美国围绕推出和开发5G的竞赛中,给了中国巨大的优势。5G是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

“我们正在输掉这场竞赛,”该备忘录说,“谁在5G部署的技术和市场份额方面领先,谁就会在……控制信息领域至高点方面占据巨大优势。”

11个月过去了,随着美国官员敦促盟国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这种担忧已迅速升级为美中之间的公开冲突。

逮捕华为首席财务官、创始人之女孟晚舟、并计划将其引渡至美国,进一步加剧了双方的争执。

一些国家已经开始测试5G网络,尽管完整的国际标准尚未达成一致。向新技术的转移具有深远影响,各国都担心被抛在后面。

美国这份备忘录称,5G“绝不仅仅是‘速度更快的4G’”,而“更像是谷登堡(Gutenberg)印刷机的发明那样的变革”。它将加快速度,缩短网络和设备之间的时滞,大幅提升数据传输能力。

预计这些功能叠加在一起,将能支撑自动驾驶汽车、人工智能和机器对机器通信,从而改变从家庭、医院到工厂等一切的运行方式。

在当前危机之前,中国在这一领域处于占据主导的有利地位。中国在前几代移动通信技术方面一直落后,但中国早早开始规划5G,并早在2013年就成立了一个由移动运营商、设备制造商和手机制造商组成的工作组。

在建立4G网络的同时,中国就留意如何将其扩展到5G,这需要建设更多基站。据咨询公司德勤(Deloitte)的数据,2018年初,中国就拥有近200万个基站,是美国的10倍。中国每10平方英里的区域有5.3个基站,而美国仅有0.4个。

“没有哪个国家在这项技术的准备工作方面投入更多精力,”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上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说。该报告暗示,中国将在5G领域占据先发优势。

如果美国的盟国决定禁止华为帮助他们建设5G网络,这种优势可能扩大。在英国,电信公司的高管抱怨称,他们的5G测试完全依赖华为的设备,禁用华为产品将会令5G的推出推迟9个月至1年。

与此同时,在围绕是否使用中国制造设备的争论愈演愈烈之际,中国的运营商正在领跑。5G商业化运营计划于明年启动,中国的电信公司正斥巨资建设基础设施,以便在就标准达成一致后,率先拥有纯5G“独立”网络,而不是叠加在4G之上的5G网络。

“5G只是一个基础,是关键技术之一。欧洲需要跟上,”华为西欧总裁彭博(Vincent Peng)表示。他补充说,欧洲的投资存在缺口,技术工人也可能不足。

如果中国真的比美国和其他国家提前很多部署独立的5G网络,中国科技公司将在开发应用程序方面占据优势,尽管中国的严格监管可能会拖慢它们的领先速度。

硅谷研究机构Creative Strategies的移动通信分析师卡罗琳娜·米拉内西(Carolina Milanesi)说,如果中国“处于领先地位”,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在本土市场也将获得更大优势。“如果苹果(Apple)和三星(Samsung)不能参与其中,而只能坐视华为、Oppo和Vivo等品牌控制非常宝贵的中国市场,那么它们面临的风险尤其巨大,”她说。

德勤的电信研究主管保罗·李(Paul Lee)表示,开发5G商业模式“可能需要数年时间。”但他补充道,中国在完善应用方面将处于领先地位,特别是因为拥有庞大的数据库。“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几个数字消费者基地。”他表示,并把这些基地称为5G开发的“培养皿”。

与此同时,随着华为及另一家中国电信设备公司中兴通讯(ZTE)的困境预示着这个市场可能开了一个口子,其它5G供应商已开始相互合作。今年10月,三星与日本电气(NEC)宣布将联合开发5G基站。爱立信(Ericsson)宣布与富士通(Fujitsu)结盟。

如果美国一心挑战中国的5G事业,他们就可能继续禁止本国供应商与华为合作。一位电信行业的高层人士表示,这一选择将是“核打击”,并可能终止华为的5G技术发展。李表示:“如果华为不能从谷歌(Google)获得安卓(Android)的许可,或从高通(Qualcomm)获得4G及5G无线接入技术的专利许可,华为就没法制造智能手机或建设4G/5G基站。”

彭博补充道,在华为的92家核心供应商中,有33家是美国企业,这表明任何禁令都可能影响到华为。

然而,欧亚集团补充道,采取这种行动可能会导致中国决定脱离国际标准,从而可能导致出现两个独立的、“潜在非互操作”的系统。

这可能会使各公司与各国不得不在采用哪个系统上做出选择。“那我们肯定面临一个风险,即会出现一个分裂的5G市场。”米拉尼西说。

与此同时,其他国家希望,推出5G业务的任何延迟都不会让他们损失惨重。英国通信办公室(Ofcom)研究部前负责人、英国工程技术学会(Institution of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会长威廉·韦布(William Webb)指出,英国推出4G业务的速度很慢,但很快就赶上了。

他还认为,随着工厂与各行各业开发自身的网络技术,5G网络的创新可能来自电信行业以外的领域。“中国也许正在搭建相当于协和式飞机的5G业务。他们更快,但没有多大意义。”他说。

蒂姆·布拉德肖补充报道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