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

这家公司通过拍黄片建立起一个互联网帝国

如果你没听说过DMM,那你多半应该也不知道,这家公司是日本成人视频行业的巨头。据外界估计,他们每年由成人业务获取的收入高达千亿日元。

它比Pornhub还早成立了十年。关于这家公司的流言也从未停止,包括:创始人与朝鲜政府有关系、公司的前台都是AV女优、公司与黑道来往密切等等。

那么DMM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如果我们打开DMM的官网,在左侧我们除了可以看到游戏、视频、电子书、电商等较为常见的互联网公司业务之外,还覆盖到了英语教育、生活用品租赁、外汇交易、赌马、区块链、3D打印、新能源、通信(扯网线)等领域。覆盖业务之广,仿佛一个日本的腾讯。

对于动漫游戏爱好者来说,多少应该了解它是“舰娘”“御城”等游戏的发行与运营商,并且还代理了日服的《PUBG》以及《上古卷轴 OL》等作品。但在DMM的经营范围内,游戏只能算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仅仅是公司的副业。

稍微了解的多一些的朋友,可能知道这个网站还有里世界“R18”区。在那里可以购买最新的数字版成人影片,还经常有打折优惠,老司机们将其称呼为“成人视频中的Steam”。

成人视频的拍摄也是DMM最早创立时的主营业务了。时至今日,DMM背后的成人视频公司已经成为日本最大的成人视频生产和经营集团。再加上除去R18内容之外的“普通业务”,DMM的发展壮大充满了传奇色彩。

在这背后,离不开创始人龟山敬司独特的经营方针。他颇具远见地开创了成人视频线上观看的先例,接着又开拓证券、外汇、游戏等业务的推动。在日本保守的大环境下,这些做法都显得极为激进,与“工匠精神”显得格格不入。

发家靠AV

龟山出生在石川县的加贺市,这里只算是日本的三四线城市。和这里的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高中毕业之后,龟山选择先去东京闯一闯。在东京赚了一笔小钱之后,开始带上自己仅有的家当四处旅行。最后回到家乡的时候身无分文,就和他当初离家时一样。

1990年,龟山在家乡建立了北都公司,组建了自己的AV拍摄团队并注册了相关资质。关于拍摄AV这件事,龟山的想法很单纯,觉得拍摄AV很赚钱,而且成本并不高,自己负担得起。在东京期间龟山曾经为了筹钱在牛郎店这种风俗场所打工,对于这些有些灰色的产业驾轻就熟。

这自然有些想当然,AV产业虽然利润高,但是处处都有竞争。再加上本身是灰色产业,还可能会跟黑道扯上关系,丢到东京湾喂鱼。当时的AV行业巨头是Alice Japan,北都根本没有能力与之抗衡。面对同行对自己份额的挤压,北都必须做出改变。

现如今的Alice Japan

龟山很快调整了策略,将自己的产品投放到租赁行业中,并且采用先供货后收费的方式,店家可以将想要的碟片留下,不想要的回收走。这种做法很像江户时期富山藩的药行商人做法。诚意和态度打动了很多商家,为龟山赢得了一片市场。

接下来龟山购置了一批POS机,免费提供给自己的合作商家们。他讲这些pos机的消费记录总结成销量数据,分析什么样的碟片比较受欢迎,根据演员、导演、和制片公司进行分类,最后调整自己公司的拍摄计划。

这样的策略为北都的作品迎来了大量的好评,行业产品的质量也得到了大幅提升。昔日的巨头Alice Japan也逐渐落入下风。

时至今日,北都旗下的品牌已经包括MOODYZ、IdeaPocket、S1、PREMIUM等,占据了日本成人产业的大半壁江山,是当之无愧的成人领域霸主,各位肯定或多或少都接触过他们的作品。

1998年,当时的北都已经成为AV行业的领头公司。随着新型数据载体DVD的普及,各家都纷纷将自己的媒体改为DVD发行。龟山却产生了新的思考。

他一直惦记着自己看过的一部电影《回到未来》:未来的世界数据已经不需要碟片传播了,光盘技术再怎么进化,也迟早会被更先进技术代替。他将目光放在了更加先进的领域:线上视频业务。

特别经典

1998年的日本,网络普及率只有13.4%,虽说这个数据已经远远领先于大多数经济欠发达的国家,但依然很难说能看到明显的趋势。再加上各种居高不下的成本,即使把现在的人扔到1998年,也很难会如此坚定的在这个时间点推动在线视频业务。

总之,在一片质疑声中,龟山上线了自己的在线视频观看网站,并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来运营这项业务:Digital Media Mart,就是DMM。

龟山实现了他那个“用电波看视频”的愿望。

不只是成人内容

DMM是日本第一批在线视频网站,但他们并没有采取AV行业一贯的买断制,即用户买一部看一部,而是使用了现在更加流行的会员收费制。用户每个月只要交2000日元,就可以观看网站中的全部视频。1998年全世界的互联网环境还是一片无主之地,作为最早开始拓展互联网业务的公司,DMM在这期间享受了大量早鸟的福利,为日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在线视频服务上线的时候,反响并不好。用户受限于带宽的限制,很难流畅观看视频——况且还是需要经常跳着看的AV。直到日本运营商大幅升级网络带宽,像DMM这样的互联网平台受益巨大。在他们拓展新的业务之前,网站会员的人数就已经达到了3W人左右,那个时候马云的淘宝才刚刚成立,优酷则要3年之后才会上线。

从2004年开始,DMM就不再只专注于在线视频领域,电子书、音乐、漫画等业务陆续出现在首页上。截止到2007年,DMM已经整合了动画、音乐、电子书、电视节目、游戏等各种数字内容的租赁和贩卖,实际付费用户已经超过百万人。对此龟山并不满足,他们的业务本质上都是贩卖数字化商品,跟传统的做买卖区别不大,想要增加收入就必须换个思路。

龟山手下有一位负责人叫松荣立也,曾在金融行业摸爬滚打多年,帮助龟山将公司转型互联网企业的就是他。面对龟山的疑问,他提议开拓金融服务。

2009年,DMM完成了对SVC证券的收购,并将其更名为DMM证券,上线了自己的交易页面,提供FX外汇交易服务。不得不说这是很明智的决策,DMM的用户以男性群体为主,这种看起来很容易就可以发家致富的赚钱方式也符合很多人的期望,吸引了众多来看AV的男性用户,业绩增长极为迅速。截至目前,DMM的FX业务已经使它成为了世界最大的外汇交易平台。带来的收入占DMM每年总利润的20%以上。

当年刚上线不久的DMM FX页面

松荣立也并不是唯一为DMM拓展新业务的人,事实上FX业务的成立多亏了“龟山直属计划”。

龟山直属计划

顾名思义,这是一个直属于龟山的计划,独立于公司普通部门的运营之外。员工为龟山提供某个方向的创意或想法,进行严格的评估之后,由龟山决定是否投入资源。如今DMM繁杂的业务背后,正是这一计划在推动。

龟山的想法很简单 ,他自己的前半生经历为他培养出了危机意识,他认为如果不能顺应时代做出改变的话就一定会被淘汰。自己手下的高管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思维僵化不愿意接受新鲜事物。刚进公司的年轻人有什么主意都不能传达上来,只能执行高层的决策,这是不行的。

随着PC网游、页游也相继出现在DMM的主页上。当时一名龟山直属的年轻人提议做一个将二战舰船拟人化的页游拉人气,他们联系了角川游戏旗下的外包商将游戏开发了出来,就是后来大红的《舰队collection 》。这游戏引领了一大批娘化作品和游戏,如同神道教信奉的万物有灵学说,一时间日本业界万物皆可娘化,完全可以整理出一部“八百万之娘”。

时至今日这游戏还是页游榜排名首位

舰娘的流行所产生的已经不是独立的现象,《名侦探柯南》的作者青山刚昌也沉迷舰娘。最近几年快到游戏活动日期的时候,他一定会“因外出取材暂停连载”。《日本经济新闻》曾估计舰娘的收入有可能超过年收入100亿日元,这还不包括与角川的分成部分以及动画制作的收入。

别玩了,快画吧

去年年末,DMM游戏在新浪微博开通的官方账号,紧接着本站的游戏区赫然出现了支付宝作为支付方式。再加上积极代理《绝地求生》《上古卷轴OL》等游戏的日服,以及自己做数字游戏发行平台,DMM积极将日本市场与海外连接起来,仿佛形成了一个“针对日本市场的游戏平台”。

不过很快就下线了,大家开玩笑说是被玩家“氪爆了”

除此之外,龟山直属计划还积极推出了线上英语教学的“DMM英会话”,以及国际上最热的3D打印、机器人、人工智能等项目,他们被归纳到DMM.make业务之下,虽然这些业务大多数常年亏损,但被龟山视为公司未来的希望。

“公司卖吗?”

DMM已经将北都公司独立出去自行发展,将成人产业从公司内部剥离的目的昭然若揭。龟山的危机意识一直伴随着公司发展的全过程。不断地招收外部的年轻人才,无论对方来自乐天还是软银,对方公司的文化都会对DMM产生影响。

现在的龟山已经辞去了公司社长的职务,每天骑自行车到公司之后上楼办公,周末闲下来的时间打打麻将。他也鼓励那些跟他一起打江山的元老把权利交给年轻人们,他觉得现在日本的社会老龄化严重,互联网公司不能走那些传统行业的老路,勇于做出改变才能在国内乃至世界生存下来。

他为人非常低调,据说每天还蹬自行车上下班,简朴得不像是公司的总裁。有媒体采访也拒绝露脸,这也是他一贯坚持的原则,所以迄今为止都从未留下过一张正脸照。对外的形象用一个小胡子中年大叔的卡通形象代替。他说这么做并不是为了神秘感,而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能保持平静。

由龟山的漫画家好友西原理惠子设计

2017年末,DMM收购了新成立不久的二手商品交易网站CASH。让人惊讶的是,龟山只是在facebook上私聊了两句“你好我是龟山!公司出售吗?不可以吗?”就谈成了这笔交易。

真的很有龟山的风格啊。

本文摘自虎嗅网-六九的小号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