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

俞敏洪:如何从家族企业中走出来

近日,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出版了《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一书,完整地讲述了新东方从0到1、从1到N的创业历程,披露了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和他的思考。

本文摘选的是该书中俞敏洪对家族企业利弊及其出路的思考。中信出版社供稿。

家族成员一起创业的利与弊

中国很多本土企业一开始都或多或少有家族成员的身影。我们这一代人创业,是没有现在这样的各种融资机会的,也没有人会给我们一大笔资金让我们能立即配置资源、寻找市场上最优秀的人才。所以,在那时的创业过程中,我们所需的资金都要自己一分一分地攒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做事、用人肯定要尽量选最便宜的。而最便宜、最可信赖的人,毫无疑问就是跟你有着亲戚关系或血缘关系的人,以及自己的一些朋友、同学。所以直到今天,中国的创业者中除了极少数,大部分人依然没有摆脱家族成员一起创业,或同学、朋友一起创业的这种模式。

毫无疑问,这种模式是有一定的合理性的,因为家族成员之间往往有很高的信任度。比如夫妻店,一般情况下,夫妻双方都是比较信任对方的,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交流沟通成本更会降低。肉是煮在一个锅里的,夫妻双方不需要开工资,还可以分工合作。就像当初我妻子在新东方报名处帮我收费,而我是不需要给她开工资的。这样的信任度使企业的沟通成本和发展成本大大降低,能够确保初创的小企业存活下来。而这对于企业来说肯定是最重要的,活下来一切都会好。

其实,这对现在的初创企业来说也是一样的!而我却常常发现,有些刚开始创业的人拿到一笔融资款后,会立即扩大办公室,再搬到高级写字楼……我觉得这样的企业必定走不远,因为它的创业者完全不珍惜融到的资金,没有厘清这笔资金应该怎么花。或许他认为只要业务不断发展,就能顺利融到下一笔资金,可这个世界的发展不可能永远都在你的预期范围内,可能会出现融不到资金、经济环境发生变化、业务发展不顺利等情况。事实证明,中国的创业公司中至少有1/3因为缺乏资金而经营不下去,尽管业务还在,最后也只能倒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不管是过去的企业,还是现在的企业,都是一样的,都要先想办法让企业活下去,即使有资金也要学会节流,把资金用在最关键的时刻。

家族成员一起做事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需要组织结构,比如财务部门、人力资源部门,甚至市场、行政这些部门都是不需要的,因为家族本身就是一个组织结构,家族企业也毫无疑问是以家族为核心的组织结构。新东方开始发展,我就请来了不少我的家族成员,因为要干的活儿越来越多。新东方的老师大部分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行政、后勤、打扫卫生、录制磁带、开车这些工作,他们是做不了的。而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我的家族成员也都是农民、工人,所以这些工作都由我的家族成员来承担,有几位家族成员后来还成了新东方的骨干。

由于是自己的家族成员,所以工资不需要以干够8个小时来计算。

大家都是不辞劳苦的,每天从早上6点干到晚上12点,吃在一起、住在一起,也让我节约了大量成本。从某种意义上,这也说明了这种模式确实不需要组织结构。但随着企业的发展,这种模式也会带来一个问题:没有组织结构及权益保障,企业会陷入某种混乱状态。也就是说,当学校或公司的发展越来越越壮大时,一定要雇用跟创业者完全没有关系的人,还要用组织结构来保障他们的权益。这也是后来新东方在很长一段时间陷入混乱的一个重要原因。

打个比方,一帮土匪在一起干活,是根本不需要组织保障的,老大说了算,最后该抢的抢,该拿的拿,抢到东西大家分,可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可一旦要编入正规军,就得有纪律,变成正规军要求有非常明晰的组织结构,很多案例都能说明这一点。而家族企业很难有什么上下级关系,这就意味着有的时候大家说话互相之间是可以不听的。比如我说的话,我妈可以不听,我老婆也可以不听;我妈说的话,我也可以不听。最后,家庭企业就变成各干各的,上下级关系也变得非常不清晰。比如这件事情我想这样干,可家族成员已经那样干了,我就不好再去说什么了,员工也不知道该听谁的,最后员工会陷入迷茫,弄不明白到底应该怎样去做事。

此外,员工还会产生这样一种心态——讨好的心态:要不断去讨好这个人,讨好那个人,免得得罪了谁。家族成员之间说话也是很管用的,如果我老婆说“这个员工你不能用”,而我还继续用这个人,就会造成家族成员之间更大的矛盾。所以员工为了使自己避免这种尴尬状况,要讨好每一位家族成员,如果得罪了谁,最终吃亏的肯定是员工,这就会使员工在做事情的时候不知道该向谁汇报,也会使员工形成一种不以把事情干好、干对为核心,而是以讨好人为核心的心态。毫无疑问,如此一来,企业的人事关系也会变得非常复杂。

此外,家族企业还存在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后来考察过。我发现,凡是管理得好的家族企业,基本都是老板拥有绝对话语权,尽管也有其他家族成员在公司里面干,但他们只起到辅助作用。如果公司里有两个人同时说话算数的话,这样的家族企业一般都很难做大,公司内部往往会形成两个派别,从而影响企业的发展。

为什么家族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出现的矛盾会比与外部的矛盾更难化解呢?因为它会涉及家族成员之间的利益关系、人情关系、血亲关系等;而与外部的矛盾,只涉及最基本的利益关系,只要把利益关系解决好,问题也就解决了。家族企业刚创立的时候,家族成员之间谁该拥有多少股份是很难说清楚的。比如新东方是个学校,最初根本无法分配股份,每个人到底做了多少贡献也是说不清楚的,大家就一起努力干;但发展到一定程度,就要解决谁干得多、谁干得少的问题。因此,家庭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会解散,因为不解散的话再干下去难度会比较大。

中国有很多比较大的家族企业,世界上家族企业和非家族企业也都有很大的很了不起的公司,能否发展好,关键看你怎么管。

我认识的朋友中也有成功克服了这个问题的,比如:华与华咨询公司的华杉兄弟俩,目前依然是一起干,但他们有明确的分工,一个做图书,一个做咨询;华谊兄弟的王中军、王中磊两人到现在也是在一起干的,而且华谊也做得非常出色。也有分开的家庭企业,大家各自成立一家新公司,最后把各家新公司做大,比如刘永好四兄弟,后来就一人开了一家公司,而且每家公司都发展得非常大。

当初如果徐小平、王强不回国的话,我估计我的家族企业也会持续一段时间。他们回来以后,我发现我的家族成员和回国跟我一起创业的大学同学之间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矛盾。比如我刚才讲到一般员工会觉得是为我们家打工,但王强、徐小平他们不会觉得是为我们家打工,他们会认为自己是在给自己打工,所以我的家人是不应该管他们的。他们认为自己向俞敏洪汇报工作是可以的,但不需要向我的家族成员汇报。这样,双方之间就产生了矛盾。于是,我就陷入了这样一个困境:到底该选择哪些人在新东方继续支持我创业?

如何从家族企业中走出来

我的大学同学和朋友来到新东方以后,跟我形成了一种新型的合伙人关系。但当时我的家族成员还在新东方工作,他们和我的家族成员之间又形成了另一层汇报关系。我的大学同学不会听从我家族成员的管理,而我的家族成员也没有能力去管理我的大学同学,但我的大学同学也不敢随便得罪我的家族成员,因为他们觉得得罪我的家族成员就等于得罪俞敏洪嘛。所以两边都憋着气,觉得不爽快。

但新东方在发展过程中,还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包产到户是否可以使用家族成员的问题。既然是包产到户,用人方面由我决定,那为什么不能用我的家族成员呢?当然那时在这点上,我要特别感谢徐小平和王强,他们两个就没有任何家族观念,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城市知识分子出身,他们的家族成员没有人愿意来新东方干,甚至没有这样的家族成员可以来。这样一来,他们两个人手下没有一个他们的家族成员。而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其他人负责的部门进了大量他们自己的家族成员。最后,新东方处于一种家族中间套家族的状态。

而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新东方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有点失控了,尽管大家都在一起快乐地干活,拼命地干活,但是实际上管理已经变得极其困难了。

这时,徐小平、王强他们提出来:不能这么继续下去了,否则,在新东方就特别没劲了,碰来碰去,不是这个的姐夫就是那个的妹妹,不是这个的弟弟就是那个的弟媳,我们怎么干啊?新东方必须正规化。而要实现正规化,首先就要把各个负责人的家族成员给清理出去,

我直接表示了同意。我同意之后,王强和徐小平他们说:老俞,你不一样,你毕竟是新东方的创始人,而且在我们回国之前,你母亲、姐夫都已经在新东方干了,他们也不惹事,所以你的家族成员留几个在这儿,我们没有意见,但是其他人的家族成员都要离开,一个都不能留。

但这件事情做起来很难。大家都不容易,这些老乡来新东方也都是为了生计,突然把他们弄走也不太好办,而且我妈也很强势。他们知道我特别孝顺,让俞敏洪把自己的母亲从新东方赶走,这件事情也不好说出口,就想让我留下几个家族成员。但我后来一想,要是这样的话,我怎么跟杜子华、胡敏他们说?让他们把自己的家族成员全部赶走,而我的家族成员必须留下,我是开不了口的。所以,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我把我的家族成员赶走,他们看到我的家族成员都离开新东方了,他们也得照做。这才是一个真正公平的解决方案。

这是一件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事。我相信凡是做过企业的、清除过自己家族成员的人,都知道这有多难。那段时间,家里人天天跟我吵,有的尽管不说话,但是心里觉得自己帮我把新东方从零做起来,现在新东方规模大了,我的大学同学来了,就把他们给轰走了,他们觉得挺冤枉、挺委屈的。但最后,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决定。那段时间几乎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时期,我一方面要把家族成员赶走,另一方面还要安抚同学,因为我的同学也在看着我:你到底能不能说到做到啊?最后,我面临着这样的抉择:把所有人的家族成员清走,我的同学继续留在新东方干;或者我的同学离开新东方,我继续任用家族成员去干。

我想,我把徐小平、王强他们从国外请回来就是想把新东方做大,因为他们的能力比我强,而我的家族成员毫无疑问是没有这个能力的,这个抉择也是对新东方未来发展路径的选择。面对这个难题,毫无疑问我只能选择把徐小平、王强留下来,家族成员必须继续清理。所以说我用了大概半年时间去做这项艰难的工作,真是一点都不夸张。我妈因为这件事情半年不给我做饭,觉得我不是她儿子。但是通过逐步的努力,最后我让我的家族成员都离开了新东方!

我的家族成员全部离开新东方以后,其他人的家族成员毫无疑问也必须离开了,因为他们发现俞敏洪是动真格的,刚开始他们觉得俞敏洪根本就做不到。但我做到了,其他人也就开始清理自己的家族成员。就这样,新东方回到了一个比较正常的状态,一个没有家族成员的状态。

企业中没有了家族成员,我们这些朋友之间就可以开始制定明确的规矩了。当时,新东方定了比较明确的规矩:从此以后,凡是有血缘关系的家族成员一律不准进新东方,包括当时新东方已经建立起来的分支机构、分校,任何人都不许把家族成员带进新东方。这也奠定了新东方未来发展的基础。

当初如果没有王强、徐小平的坚持,凭我的个性和能力是绝对做不到这些的,因为我的个性相对比较柔弱,比较能忍气吞声。如果新东方还是一个家族成员充盈的培训机构,那它肯定是做不大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教育领域中的“夫妻店”通常是做不大的。到现在为止,我见过的教育领域中坚持夫妻一起干的机构,基本上即使中途干大了,最后也是越干越小,因为其他人没有发展空间。现在,新东方的人才已经更新到了第三代、第四代。尽管现在还有我的中学同学周成刚等在新东方担任着重要的管理职务,但实际上新东方的所有管理者跟我在某种意义上都是一种合作关系、职业经理人关系、老板和属下的关系,新东方再也没有由亲戚血缘关系引发的各种纠葛。这后来也推动了新东方的不断发展。

总结一下:第一,我要感谢王强、徐小平,他们在那时能够凭着个人的感觉和对西方管理知识的了解提出新东方未来要想有所发展的话,一定不能有太多人际关系、家族关系的纠葛;第二,我们的这一决策,奠定了新东方组织架构和未来发展的基础。所以,这是一次正确的选择,也解决了新东方存在的第一大问题。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