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

加密艺术家宋婷:谈加密艺术及创作心路

加密艺术是第一次从特定开发者(工程师)社区起、代表特定开发者人群价值观的文化运动。她呼吁更多跨学科研究者与创作者秉持交叉视野思辨精神,同时“不止发问,要去创造”。她认为:未来美好数字世界创新的灵魂是想象力。

正文是COINTEGRAPH中文网主持人瑞函对知名加密艺术家宋婷的访谈。访谈中,宋婷介绍了她走上加密艺术创作之路的因缘,并分享了她对加密艺术这项新生事物的观点。选自COINTEGRAPH中文网2020年11月19日。附文是宋婷在星球日报一次活动上的演讲,选自星球日报2020-10-25。

问:你是怎么进入区块链行业的呢?

答:这个故事要发生在2017年。

那个时候我参与组织了很多开源活动,关注到其实很酷的极客开发者们,比我们这些活动组织者更看到前一步的未来。

他们很多在金融科技赛道的黑客马拉松上已经涉及到了对区块链的思考,我觉得太好玩了。所以理所应当的我被它蕴含的社会创新思想所打动,觉得应该投身其中。

问:你是怎么进入加密艺术的,怎么开始创作的呢?

答:这个故事要发生在2019年。

2019年当我看到圈内某些媒体开始报道加密艺术,其实是从密码朋克这个运动开始之后

我就非常地关注,于是我联系到了当时国际加密艺术社区的几位艺术家,想通过自己之前积累的策展力量,让他们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发声,其实这个展览差一点点就落地成功了。

但是那次展览没有落地成功。

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因为我相信现在整个市场对于加密艺术的认知比去年更上一个台阶。

问:我注意到宋婷其实在NASA办过一个展,你可以讲一讲这个展是怎么办的以及整个过程吗?

答:我真的是太感恩了。

首先我是在《科学美国人》杂志社的牵线下以非常特殊的身份成为了NASA教育项目一员。在NASA小行星项目组Psyche16做过短期访学,在这个项目上我认识了2004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弗兰克·维尔切克老师,我当时把我画的一幅大型强子对撞机送给了他。那是我第一次尝试和AI协同完成画作,结果老师他就很喜欢。

因为我就是research过他,他其实对于科技和艺术的结合是很感兴趣的,当时我就balabala就是年轻气盛跟老师说了很多,老师就说“你不要再说了”,我以为他要打断我,结果老师对我说“我给你当顾问,你有什么问题就来问我”。在这样非常高级别的诺奖的reference下,在卡耐基梅隆大学师生的帮助下,包括弗兰克·维尔切克教授本身也是MIT的老师,这样的老师们的安排下,最后我能够在NASAResearchCenter内,做一个自己的小型的画展。

问:这个画展的主题是什么呢?

答:我给它起名叫做“粒子狂想曲”。

问:这个叫“理论物理画”,这个是怎么理解的?

答:我刻画了很多理论物理的相关的学科知识,把它用科学幻想式的画作表现出来。

比如说我相信在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刻和在极度微观的世界里面,空间和时间是纠缠在一起的,它们像漩涡一样以时钟的方式排列在夸克们生存的空间当中。

这些画被我这样展示出来。

问:那作为一个物理盲,我可以看懂吗?

答:艺术是靠感受的,是吧?

很多人跟我聊过这件事,但是我觉得对于前沿的科学研究,对于科技产业内大家的探索,Conflux大家的探索和艺术创作,它们有一点共同点是:它们面前不是可知而未知的一切,它们面前是无是白茫茫一片的荒原。所以这个时候不只要发问而要去创造。这件事情很重要。

问:你觉得这种理论物理画,未来会成为比较主流的类型吗?

答:我认为科学幻想式画作是让大众这些不具备那么多学科经验的人能够从科学真知之美——这样一个琼浆玉液的大酒缸里面取到边缘但正统的一瓢。

它一定是有市场的。因为我相信靠近美和靠近科学本质的科普才能够激励未来更多的科学创造。

问:所以你整个的创作其实更偏向于科学是吗??科学具象化或者科学更容易理解这个方面吗

答:我认为我的创作主要分为两个方向:一个是理论层面的、非常靠前的,比如说量子计算和类脑计算这种难以用理论研究和实践研究工程研究,这样来划分它们的前沿学科;第二种是前沿信息科技和艺术原生的结合。

问:那你会不会和区块链结合来做一些艺术呢?比如说怎么让人更容易理解什么是区块链?会做这种类似的创作吗?

答:去年我在上海万向区块链周的隐私计算分论坛有个独立演讲,在这个演讲上我展示了我的一个交互装置,然后我用这个装置展现了什么呢?向没有区块链基础的朋友们展示了PoW和PoS共识算法。

当人在数据世界的大屏前面站住不动的时候,象征数据的这些节点就会向他靠拢,让他变成一个存在。当他运动的时候,这些数据节点会在他的运动下绽放出不一样的光彩,这个是PoS。

这些理念,我相信会让大家更加理解什么是共识算法。

在这个装置里面我还做了一个新的设置。就是说每时每秒每刻在屏幕上都有滚动的哈希值,因为我相信在未来的数字文明。它对于时间空间的定义和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物理世界是不太一样的。

问:前一阵子我知道宋婷在上海区块链周的时候搞了一个自己的画展,而且空前的高涨。

答:这个画展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有想到,烤仔也想不到,真的是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看,然后支持我的工作人员大家也都没有想到。因为可以说是人满为患,而且拍卖成果也大大超出我的预期。

我今天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就是现场观众为我写下的80张明信片,然后上面有他们最喜欢的一幅作品的名字还有对我想说的话,我一张一张看完了觉得很感动。

问:我可以问一下哪一个作品大家呼声最高吗?

答:道成肉身。

道成肉身

它跟我最近的科幻小说和科技艺术创作思考的理念是一脉相承的:信息科技的快速发展带来一个结果,就是我们把信息科技捧上了神位。

整个过程是当我跟对抗生成神经网络跟Gan去协同的时候,我惊异地发现它生成出的一些片段有血肉的感觉,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耶稣基督复苏之刻那个画面,我也想起了亚伯拉罕的一个在旧约里面的故事,那里面写着亚伯拉罕甘愿献祭他的独子以撒,这剧痛让他彻夜难眠。

没有这剧痛,亚伯拉罕就名不符实。

在我心里面任何一个像马基雅维利所说的君主论,那样登上王位或者神位的物件或者是学科,如果要真的走向这个位置,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我们今天把信息科技当做神,可是神不藏在圣山之巅,神藏在受苦受难的百姓的泪水里。

所以我用对抗生成神经网络生成的图案做血肉的底,用我自己手绘的敦煌莫高窟第45窟胁侍菩萨做皮囊,来绘制了这个作品。

我想说构成它的最小的单位是字节并非原子,而如果信息科技真的走上神位,它要承担的人文价值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多,它要道成肉身。

问:我想知道从你的角度看,怎么评价NFT作品?或者说加密作品和传统的艺术作品,觉得它们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答:以下发言仅代表我个人观点。

加密艺术虽然现在小,但是世界上唯一一次由工程师发起,代表工程师个性和知识结构的文化运动。

所以我想传达更多的当代性。我们这样的人受到了这样的本科教育,受到这样的研究生教育之后,走向产业实现我们的理想,用这样的工具,我们的诉求是什么?

我们想让外界以为我们是什么样子。

这个是我认为加密艺术应该比其他艺术形式,责无旁贷去表达的,所以我才会思考这么多。

其实有点到信息科技的哲学性的内容。你觉得有因为就评判一个传统的艺术品,不管它是一个画还是一个雕塑,它其实是有标准的,或者是有一些大家公认的标准的吧。比如说因为最起码有些技法或者有什么的在里面,你觉得评价一个加密艺术作品的话,该怎么去评判它?

在信息科技发展如此蓬勃的今天,什么是艺术?什么是艺术家?谁可以当艺术家?什么东西配成为艺术品?应该被时代重新讨论。

加密艺术品是否有评判的标准?那么如果“什么是艺术品”这个标准都还没有被完全厘清,那评判标准更加难了。

我想说哪怕是在传统的艺术学界,然对艺术品它的价值有相对固定的评判标准。但仍旧依赖于专业人士他们的主观判断。所以它离我们想追求的像自然学科的那种“有一即是一,有二即是二”还是有一定距离。这里面充满了玄学的魅力。

加密艺术:时代混响下的科技文艺复兴

2020年10月22日下午,由Odaily星球日报策展发起,PlatON、传茂文化、BCA、36kr联合主办的「科幻链接现实·加密艺术的实践之路」线上论坛成功举行。活动上,加密艺术家宋婷以《加密艺术:时代混响下的科技文艺复兴》为主题发表演讲,并展示了部分加密艺术作品。

在刚刚准备演讲的过程中我将标题改为了“加密艺术:时代混响下的科技文艺复兴”。请大家与我一起走入这个奇妙之旅。

《异星灾变》是我最近看的科幻影视。这样的科幻作品中,我们能看到非常酷炫的未来机械。

下面的图片则来自经典科幻电影《银翼杀手》。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拥有机器强的改造人体的能力,有了十分先进的仿生科技。但是人的生活有变得更好吗?有变得更幸福吗?

科幻概念中,这类影视作品被叫做赛博朋克。上个世纪出现的赛博思潮,其实极大影响了互联网的社会经济构想。科幻从未真正远离过预判科技发展轨迹的瞭望台。但在遥远或不遥远的未来,在强大、充实的信息科技“应许之地”上,每个人会比原先生活在2020年更加自由吗?我们引以为傲的光芒和温度在哪?人跟机器的区分在哪?没有价值观或价值观模糊的世界能给我们带来更好的明天吗?

很多人曾期待,在繁荣进步的开源文化带领下,我们很快就会迎来靠近理想的互联网世界:信息与数据被恰当使用,知识带来全民修养的提高;每个人因技术释放精力,可投入至更具创造力之劳动上。

这些项目在内的开源力量,对搭建我们今天视之为常的信息科技大厦居功至伟。

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是1996年挂在中关村的广告牌上的一句话。当我们已在信息高速公路上,我们离理想的互联网世界又还有多少距离?

我们想拥有什么样的’未来互联网’?这样的’未来互联网’精神面貌何如?该如何传达?这也是加密艺术在懵懂时,就已参与探讨的问题。它在母题深层。

如果没有物件可以给出答案,我们就要创造一个物件来回答。我们每个人都在跌跌撞撞中去找寻技术剧变的时代坐标系中,”人”与”技术”各自的位置与存在意义。所以我与陈楸帆老师一起发起了一个公益项目,叫做“科技文艺复兴”。

如果要缝合被时代撕裂的Humanity,去向更多人觉得美好的数字世界迈进,必须要有一次“科技文艺复兴”。

加密艺术是世界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从特定的开发者社区开始,代表着特定人群(工程师)价值观的文化运动。它的独特光芒就在于此。去观察国际和国内的加密艺术最早期创作者和推动者,很多都是信息工程背景,是信息世界光荣的劳动者。

刘易斯·芒福德在1930年8月发表在《抄写员》杂志刊登《TheDramaoftheMachines》一篇提到:“要考察机器对美学和道德的影响。”在九十年前,机器用外部手段确立秩序与权力,帮助人类获得了征服自然的荣光。但是九十年过去了,机器的力量在不断增强,甚至机器本身、我们今天拥有的程序、拥有的数字基础设施已经和文明变成一个整体。当代人被提出了新的精神任务:为无法提出要求的机器提出要求,这要求必须是明智的、充满智慧的。机器永不能自我赋予温度。人却不能在同行路上放弃humanity本身的尊严与价值。我前段时间合作了这两幅Naturecover的样稿时,创作状态即是如此:我试图围绕计算的议题,在字节里找寻温度与色彩,寻找“器物”外的质感。这样的质感才能在最后打动人心。

图灵解决可被计算的问题。而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个特殊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充满了复杂问题;扑面而来的信息科技让人文艺术表达看上去无所适从,被限制了,可是答案真的只能这样吗?人的艺术表达在今天这个科技大行其道、信息科技如此发达的时代没有自己的生存空间了吗?我不认为这是唯一的出路。

给大家展示的装置,叫“镜花水月”。明代的文学批评家用镜花水月来表示文学里面的比兴手法,它承载的信息量让人很难用经典框架语言来描绘。我借用东方元素来说我心中的信念:理性和诗性在某些时刻不是冲突的。所以我希望有更多人跟我一起试图在像素和字节里面找到包容和温柔的智慧。

在新兴信息科技的冲击下,审美和历史会不会迎来一次回归和重启?

这一次线上论坛邀请几位老师们的KV、邀请函的背景就是我和GAN(生成对抗神经网络)合成的。我觉得机器如果能够带给大家这样的传达,科普也可能会有另一种转向和成果。我为大家发布的观展邀请函也是我和GAN一同完成,九张分别和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科幻电影对应。

这副画是我去年的时候在NASA研究中心个展时候展出的一副作品,我画了两个上夸克,一个下夸克,它们行走在时间和空间的漩涡。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插曲,这个展览我拥有一位很特殊的顾问。这位顾问是谁呢?

加密艺术家宋婷:未来美好数字世界的创新灵魂是想象力|科幻链接现实这位特别的展览顾问是2020年获得诺贝尔奖的弗兰克·维尔切克老师。他获得诺奖的论文是他很年轻时就开始的研究方向。我以风格迁移算法画了一个大型强子对撞机渺子线圈装置送给了他。我跟老师说了我心中对科技和艺术是如何双向促进的观点。我说到一半时,他打断了我。我以为他不认同我或认为我太幼稚。但他说,我给你做顾问,你有什么问题你就来问我。

我想说,在赛博拓荒时代,我们正处于人类向世界过渡的非常时期,所有有力的思想必须具备跨学科的灵性,必须具备勇气和超越表象的想象力,我相信无论科学、美学都是如此,所以我想把在演讲的最后,把这位老师对我说的话跟在座的每一位新认识的朋友和旧友来分享,他对我说:你的使命是什么,你要解决那些未结之谜,看到我们双眼无法看到的新事物,打破艺术和科学的边界。

我们每一个产业和学界的从业者都不得不面临这样的考验。我们必须自己去打破理论和实践的边界,去打破科学和艺术的边界,这是我们必须要渡之劫。因为我们要构筑信息时代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的灵魂,所以就要迎接这些非常难的问题,这是我们对这个时代重大事物和核心命题的回应。我也非常期待未来大家的创造。

在我眼里,加密艺术是由工程师先发起的一种文化身份表达。科技和艺术都是想象力、求知欲和使命感的混合物,是我们这些非常脆弱的碳基人类试图逼近真理、追问永恒的攀登。

所以最后在这个演讲的结尾,跟大家分享,我认为未来美好数字世界的创新灵魂就是想象力。我期待和PlatON这样的优秀平台共同构建新型的数字文明,在这个新形态数字文明里,科技艺术也将同途同归。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