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

微软“复兴”:“衰落”多年的巨头如何涅槃重生

曾经,业界以为年逾四十的微软已经老了,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微软会错过一切,而现在微软用实力证明自己还有机会。

转载自第一财经2018年12月01日,作者赵陈婷。

老牌科技巨头微软正在资本市场上一步一步重拾昔日辉煌。

在美东时间周五的美股交易中,微软收涨0.64%,报110.89美元,市值8512.16亿美元。苹果收跌0.54%,报178.58美元,市值8474.34亿美元。

在过去的一周多时间里,微软和苹果的市值在盘中一直呈胶着状态,而这一次微软成功将领先优势保持到了交易结束。

曾经,微软是全球第一大市值公司。早在1999年,微软就创造了6205.8亿美元的市值历史纪录。那时,车库里创业的谷歌才刚刚起步,亚马逊也还只是一个单纯的电商公司。而苹果的市值首次超过微软还要等到十几年后的2012年。

据CNBC援引道琼斯的数据显示,1998-1999年,微软是美国年度市值最高公司。在2000-2005年间,占据此项荣誉的通用电气,只有在2002年被微软扳回一城。自2006年之后的连续6年,埃克森美孚是美国年度市值最高。但2012-2017年,苹果都坐稳市值最高宝座。

而微软这次收盘市值超过苹果,是微软自2002年以来重新坐上市值第一交椅。

曾经,业界以为年逾四十的微软已经老了,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微软会错过一切,而现在微软用实力证明自己还有机会。

市值U形大反转

由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布局失利,微软的市值在2013年底~2014年初跌到3000亿美元以下,不到辉煌时期的一半。

但微软并没有像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当年的巨头一样走向衰落。在过去四年多的时间里,微软市值从2000多亿美元上涨到8000多亿美元。

微软市值U形大逆转背后,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押宝了两个点——云服务和AI(人工智能)

严格意义上,印度裔理工男出身的纳德拉并不是市场期待中的微软CEO人选。

2014年2月,微软当时任命纳德拉出任CEO的决定一度让业界大呼出人意料。

要知道,纳德拉的前任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在2013年8月就宣布退休,随后将近半年时间,微软的CEO处于空档期。

由于迟迟找不到鲍尔默的接班人,许多人认为微软会寻找外部人士来执掌微软,而不是当时已经在微软工作了22年却依然十分低调的纳德拉。

当微软寻找新CEO的时候,彭博社甚至写了一篇《为什么你不想成为微软的CEO》。显而易见,留给接任者的担子并不轻。

这40多年来,微软只出过三任CEO。作为微软创始人的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CEO位置上坐了将近25年。2000年1月,这个位置由盖茨的老同学、微软当年的第一位商务经理史蒂夫·鲍尔默接班,直到13年后鲍尔默宣布退休。

相比前两任,尽管早在1992年,年仅25岁就加入微软,但纳德拉在微软还是太过默默无闻。

“毫无疑问,我是一个内部人士。”纳德拉上任之初曾反复强调自己是微软的“产物”。但当时的市场上有些评论家认为由纳德拉接任CEO甚至是微软的一种后退。

纳德拉接任微软CEO的时候,当时近40岁的微软已经略显疲态,如何让微软焕发青春是他上任后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当时的微软已经被视为科技界的过气明星。尽管公司规模很大,利润也相当丰厚,但公司已经失去了它的光彩。华尔街的态度也证明了那个时间点市场对于微软未来的担忧。纳德拉上任之前微软的股票价格长期萎靡不振,在截至2012年底的十年中仅仅上涨了3%。

但纳德拉上任后的表现“打脸”了一切。短短四年多时间,纳德拉将微软的市值从2000多亿美元带向8000多亿美元。

北京时间5月30日,微软的市值成功反超谷歌母公司Alphabet,成为全球市值第三高的公司。

接下年的半年时间内,微软一鼓作气的先后在市值上超过了亚马逊和苹果,最终重回市值第一宝座。

押宝云计算和AI

微软在市值上的一路高歌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过去12个月,微软的股价上涨了30%。

11月5日,苹果的评级第二次被华尔街投行的分析师下调后,它的市值终于跌破了万亿美元大关。

而美股市场上跌跌不休的不仅仅是苹果。

曾经领跑大盘的美股科技股风向标FAANG,如今已经沦为难兄难弟,股价也已全部跌入熊市。

相比一年前的股价高位,截至11月21日美股收盘,Facebook市值蒸发2530亿美元,亚马逊市值蒸发2800亿美元,苹果市值蒸发2530亿美元,Netflix市值蒸发670亿美元,谷歌市值蒸发1640亿美元。

好在过去的一周,包括亚马逊、苹果等在内的几家股价都有所回升。

在新兴科技股遭遇集体唱衰之下,微软股价的逆势上涨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而这背后,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此前一直忙着为收购诺基亚业务“填坑”的微软开始凭借云计算业务吐气扬眉。

随后,云计算业务不断助推微软股价上涨。2017年10月20日,微软市值再度回归巅峰时刻6000亿美元。这一天,微软苦等了17年。

值得一提的是,纳德拉在2014年上任之初就确认了“移动为先、云为先”战略。他力主缩减微软核心资产、力推Azure云计算与亚马逊竞争,此外还加大力度推广了微软的Office365。

市场研究公司GBHInsights的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Daniel Ives)指出:“在企业大规模、长期地向云计算迁移过程中,Azure让微软进一步获得了增长动力,第三财季的财报证明了这一点。”

今年2月,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估计,在规模高达156亿美元的云计算市场,受益于Azure的增长,微软以14%的份额在该市场排名第二,仅次于占有32%份额的亚马逊。

2017年,微软将公司整体战略从“移动为先、云为先”转变为“智能云和智能边缘计算”。微软还宣布在未来四年投资50亿美元,以推进在物联网和边缘计算领域的生态布局。

纳德拉认为,智能云与智能边缘计算近在咫尺,它将为消费者、企业,以及从手术室到工厂车间的各个行业的不同应用场景开启全新机遇。

就此,在智能边缘计算领域,微软宣布将Azure IoT Edge Runtime开源,让用户能够对边缘应用进行修改、调试,并拥有更高的透明度和控制能力。并在Azure IoT Edge上运行定制化视觉服务,该服务能够让无人机或其他工业装备无需连接到云端就能做出快速响应。

此外,曾经错失移动端特别是手机市场发展机会的微软还正在试图通过旗下的AR产品HoloLens来抢占下一代硬件市场。

虽然目前在华的具体销量、开发者数量等数据未对外发布,但微软Surface及Holo Lens产品中国战略总监Jared Andersen确定中国已成微软Holo Lens在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市场。

这一次,在Windows时代就擅长通过生态系统赚钱的微软,希望利用Holo Lens建立一个庞大的混合现实生态系统,将该领域的设备制造商和软件开发者都纳入怀中。

除了做HoloLens生产之外,微软还通过技术许可的方式授权给第三方合作伙伴。目前联想、惠普、3Glasses和戴尔等企业已经利用微软的技术推出自己的VR硬件产品。

纳德拉此前公开表示,MR和AI是引领下一代计算的关键技术之一。而MR能将虚拟和现实相结合,让人们将不再受到地理空间的局限,他们不用迈出房门就能得到很多虚拟的体验,与虚拟物体交互。AI将进一步赋能这些体验,超越时间和空间限制。

从微软的角度看,AI和MR会有非常紧密的结合。比如,微软的人工智能语音助手小冰目前已经可以写诗、作画,给小冰赋予一个好看的3D形象之后,就可以出现在你的现实生活中,实现AI与MR的结合。

而在未来的AI和MR结合的社交时代,微软还拥有此前重金收购的社交平台LinkedIn。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