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斌:大国博弈,我们要比美国更清醒一点

为什么美国没有产生巴黎公社?没有发生十月革命?美国有一个自我的修正能力。美国不断在市场和公平之间,或者是效益和公平之间寻找平衡点。本文选自中信出版社新书《中国经济的定力》,根据长安讲坛第346期内容整理而成,原题《大国博弈与海外投资》。作者祁斌系中国经济50人论坛特邀专家,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

阅读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