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古兰·拉詹:破坏、集中和新经济

因为新市场进入者的比率越来越低,年轻企业被收购的比例越来越高。经常发生的情况是,这些收购主要是被主宰企业用来扼杀或吸收可能构成未来竞争挑战的产品。制药行业有大量这样的例子;但我们还知道,FAANG(Facebook、亚马逊、苹果、Netflix和谷歌)也会在必要时采取这样的做法。 本文原刊于报

阅读正文